tel: 029-83395126 fax: 029-83395132
 
 

对待科学的态度及研究策略极大地影响着科研成果,无论是单一的科学家还是科研团体均是如此。公平的说,研究数量(如发表文章数量)很大程度上受投入资金的影响,但是研究质量并不简单与资金的投入成正比关系,它更多地受人的因素的影响。以下我们引述了一些有趣的关于科学哲学的微妙而重要的观点和随笔,阐述这些微妙却重要的问题.

对于科研人员个人而言:  必须试图理解所有的问题。-A.B. Migdal

对于科研团体:

科学研究无法设计成歪打正着的好运气,但应该是开放而灵活的,可以随时接应好运的到来,不管它来到何处。(Opinion: Serendipity, John Ziman,Phys. Bull.32(1981))全文

摘录:

1.What cannot be said in Science (Mott T. Greene, Nature, Vol.388, 619 (1997))

-科学研究中具有开阔视野的重要性。

2.William Sams, “Limitations of Science”, Philosopher Scientist, p850, 1976

在已得到确立的科学大厦上空,仍然飘着一些不能解释的尘云,这些令人不适的事实往往被人抛开而去寻找与理论一致的结果…

3.G.B.Shaw

... 最危险的莫过于,当你提出一个理论后而爱上它...

4.Einstein

使问题尽可能的简单,而不是简单一些。

5.A.B. Migdal, "On the psychology of scientific creativity", Contemporary Physics,121-48,1979

科学创新背后的动力不应是企盼着产生一场科学革命,也不是为了获得个人功利,而是应该源于对于知识的热爱,一种能够为每个小小的成功而感到新奇和惊喜;一句话,要能够体会到科学的美妙。很重要的是要培养绝对的诚实和力求完美,要学会把最复杂的问题简化成最简单最清晰的形式;学会找到摆脱诸多心理矛盾的方法;学会由直觉引导进行研究但又不完全信任直觉;能够意识到研究中的所有困难,但能够学会将自己的视线暂时跳开它们(去解决较容易的问题);相信我们取得的结果,但同时耐心地试图找寻否定它的方法;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方式,但又要能够随着经验和自己作出的每个重大发现而修正自己的工作方式。总而言之:(真正的科学家)应当试图理解一切。

6.Way to Scientific Research




 

电话: 029-83395126 传真: 029-83395132 email: mailto:mmrc@xjtu.edu.cn
西安交通大学多学科材料研究中心版权所有©Copyright 2003